美丽鸽手

是个没有感情的鸽手

求求你们可怜可怜这个沙雕本丸吧,上次的沙雕发言我删辽。求ooc怪远离吧。哭辽,我们不想培育玛丽苏和ooc真的。

嘎嘎嘎嘎嘎,今天起我是幻吹乐



















怎么说呢,紫糖会黑也是有部分来自紫糖家族。
因为幻出生就是紫糖家主的孩子,所以所有人都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可是幻却让他们失望了,所以沦为了他们口中的“废物”。
但是他也没有办法,他也想过重来一次,然后变强,成为不会让任何人失望的强者。
所以他选择参加凹凸大赛,凹凸大赛的胜者可以实现一个愿望,那么紫糖的愿望就是能够变得强大,不再是他们口中的“废物”。
但是当他领取到属于他的元力技能的时候是有二种心情的。
一,我终于拥有了元力,这下子就可以变得强大了吧。
二,为什么我的元力技能会是这样的。
这两种比较矛盾的心理,但是他毕竟还没懂得凹凸大赛的残酷,弱肉强食,所以他也相信他能够变强,变成让人为之敬佩的强者。
但是当比赛开始,他在没有遇到过金前也是会有人来追杀他的,毕竟,这是比赛少一个对手对谁来说都好。
但是慢慢的他懂得凹凸大赛的不平等,也可以说是世界的不平等,但是心里仍存在那所谓的希望。
到后来在迷宫星,见到了金的元力技能暴走,又他被紫糖家主指定,被人追杀,最后遇到银爵。
他不甘这世界对他就这么不公平,压抑在心里的东西最终爆发了出来。
当他得到银爵给的那块煤的力量时,他很庆幸,即使那是别人给予他的,但是他也不想去做所谓的“缩头乌龟”
紫堂幻不是唯一一个被这样对待的,但是他也想要改变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关于休伯利安为什么停在了本丸上空·下

#沙雕向了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ooc
#短小,以及文笔不好
#雷者自避
#全篇是婶婶的视角


















go?















八重樱和药研

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自己打个气!x
咳咳……抱歉跑偏了。

嗯,第二天了又是一个美好的开始……个鬼啊……
八重樱你和药研能解释你一下你们在研究什么药吗???为什么上面还冒着绿色的烟啊喂!!!

天啊一期和卡莲你们快点过来管管药研和八重樱啊!

!?
不不不不不
这药我真的不敢喝……
我错了我错了
我再也不熬夜加班了
求求你们俩把那碗药放下吧

你们两个难道就不会觉得这碗药和琪亚娜做的黑松露牛排有的一拼吗!
我还不想死啊喂,我还没有喝过芽衣的妹汁,没吃过咪酱特制的牡丹饼啊……。

试药行啊,别谋杀啊!

我?我会空中劈叉?啊?
那是我们舰长都会的技能啊。

别别别,冷静。
其实我是咕咕咕星来的鸽手。

算了,先让我打一个电话好吗?

喂……120吗?请过来10086号本丸,审神者我现在准备要被谋杀了,请顺便联系火葬馆过来,谢谢。







卡莲和卡内桑

……好的我又回来了,我可是会空中劈叉的睿智婶婶。即使是琪亚娜的料理和药研与八重樱做的药一起吃都不会死的!

话说为什么这么远都能听到爷爷在哪里“哈哈哈,甚好甚好。”而且我回来了你们也至少来意思意思接我一下啊!

算了我先去看看

等等

……那熟悉的白发和面具

就像那……
阿樱爱上了阿莲,在一个有星星的夜晚。x
咳,不对

???卡莲
谁能告诉我你和卡内桑在干什么???

现在才多少点,闻鸡起舞吗???
等等卡内桑穿着的是……
我前一个星期买的某x同款套装(我不知道这里该怎么形容有点失忆。
为什么堀川你中伤了?不要拿着相机在哪里摆着一副死而无憾的样子啊。

“哈哈哈,小姑娘回来了吗?”
然后为什么你们忽然都看向了我,还一副特别震惊的样子,我有那么恐怖吗,你们是撞鬼了还是怎么样。
等等卡内桑你和卡莲要撞上了啊!

……
于是所有人都落荒而逃,留我一人风中凌乱。
所以说你们是趁我不在才干这种事吗???
那我是不是该晚点来
然后你们就会在这里尬社会摇了。






喂?时政吗?我是10086号本丸的审神者,啊对,我想辞职。
喂?大伟哥吗?我明天去你那和你一起坐前台怎样?
啊?你说绿托啊,啊我辞职了不在天命干了。













药研和樱哪里是我在医院然后医生给我吃药然后那个画面……太真实了
嗝er,今天审神者掉头发了吗?
掉了,而且还很多。
婶婶:8102了,我哭了,你们呢。
没有哦。

没了嗝,亲亲抱抱举高高一下看到这里的你。

关于为什么休伯利安停在了本丸上空·上

#沙雕向了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ooc
#短小,以及文笔不好
#雷者自避
#全篇是婶婶的视角










go?

















自从我请假之后,一直在本丸大吃大喝,以至于假期到了我都没有知觉,还是依旧很久没回休伯利安上,于是德莉莎开着休伯利安找到了我的本丸……



琪亚娜和包丁

“喂!你不要和布洛妮娅一样和我抢芽衣!”琪亚娜有些生气看着在厨房里站在芽衣身边的包丁。
结果包丁转过身,琪亚娜才注意到包丁手里拿着她的零食。

“……喂你!”琪亚娜过去就伸手抢那包零食,结果扑了个空。废话,短刀机动摆在那呢。 包丁拿着零食往芽衣身边靠了靠,也朝琪亚娜道。“是人妻给我的!”

“啊……琪亚娜……没关系的,包丁是小孩子嘛,一包零食没关系的。”在两个人准备要打起来的时候芽衣有些为难时。
正好这个时候我碰巧走了过来,看到了这场战争。“舰长/主人!”我转过头看他们。“怎么了吗?”结果两个人不由分说的拉住我的手。“主人/舰长!你说芽衣/人妻是谁的?!”

???我只是过来看芽衣习不习惯在这里做饭,谁知道遇到这么一幕,不行我要端庄要优雅。“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但是,
喂?一期吗?包丁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他不会再人妻人妻的了吗?

“你们两个还是赶紧放开舰长吧,舰长现在可是很为难的样子。”芽衣开口劝阻。
果然还是芽衣你好,结果我就看到门口忽然打开,一期闯了进来。“非常抱歉主殿,是我的失职没有管教好包丁。”
于是一期拉着包丁,布洛妮娅拉着琪亚娜被拖出了厨房。
算了算了,不过我刚刚好像看到地上好像掉了我的头。

加州清光和德莉莎

于是我从厨房回来想着还是去批改文件冷静冷静吧,于是就看到德莉莎和清光坐在你的房间,空气间还有一丝微妙。

嗯???这个气氛有点恐怖啊……要不我还是不要进去了吧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hello?”我尝试在门前探出一个头像,有些小心翼翼开口道,打破这尴尬的气氛。于是清光先朝我走了过来,有些闷闷不乐的拉着我的手。
嗯,这手不错,算了我还是正经点吧。
随即学院长也走了过来,感觉过一会就要问我:知道犹大有几种用法吗?

我想想一个激灵“啊啊……学院长你和清光怎,怎么了吗?”便讨好似的朝两人微笑,虽然是皮笑肉不笑那种。
“主人/舰长,你说我和她谁最可爱!”结果两人同时开口。

完了。
翻车了翻车了。

“呃……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呢?”啊?虽然我现在看似稳如老狗其实内心慌得一批。

“因为……舰长你之前说过德莉莎我是最可爱,结果为什么在这里也说他是最可爱的。”
“所以我们想要知道到底谁才是最可爱的。”

长谷部……救我。

安定和符华

正好长谷部从房间经过救了我,于是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义无反顾选择来查看今天手合。

但是你们这是要怎样

喂喂?
安定你这分分钟就要首落死的样子是要怎样啊,啊不对,你每次都这样,但是为什么对手是符华啊???

我的表情看上去是在微笑,实际上已经笑面轻僵了好吗!
“舰长也是来看我和大和守先生之间的战斗是吗?”符华似乎先注意到了我,随后安定也往我这边看。

“……是”我可以说不是吗?我想走但是似乎也来不及了怎么办。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也不可以让主人失望。”

嗯,不想让我失望是好事,但是符华你为什么带上了百鸟,安定你为什么要拿出本体。

天啊,你们想把这里拆了吗?有话好说不要用真的啊!

有没有天理了,有没有人管管了!符华我还以为你当时和我回去执行任务了,就又是那个我们舰上的良心了谁知道你现在居然!天啊我心好痛。

于是黄昏了,好的,今天的手合结束了!啊!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吧!

姬子(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概括次郎,号叔……他们搞的那个房间。)

好的,出来了。
冲鸭!我不会再回头的!
等等这里是哪里???我怎么这么久了都没见过这个地方。
于是充满了好奇的我打开了门,于是就看到了……
“主人,要来杯酒吗?”

???次郎???等等号叔???你们???
原来我前几天不见了的小判是用在了这里吗???

我咳咳两声,回绝了次郎的好意。
等等,角落的那个人怎么那么眼熟,姬子???

于是我走向姬子“喂?姬子?姬子?”我伸手摇摇她,结果她抬起头打了个嗝然后拿起旁边的酒喝了一口。过了一会她才注意到我“是,是舰长啊。”她眯了眯眼睛似乎想要看清我。

我的姬子姐姐啊!您怎么喝成这样了啊!

“姬子你还好吗?要不要我扶你回去?”我勉强的扯了扯嘴角朝她道。

“不用了舰长,我可是没有醉哦。”
……姬子你知道吗?你这一身酒气比次郎还重,而且醉了的人都这么说。
没有办法我总不可能把她一个人放在这里,只好和次郎说了一下就把姬子带回了她的房间。

安顿好姬子后,我在走廊上坐了下来,拿起了手机。
喂?是爱因斯坦小姐吗?对是我,请问你们那边还收人吗?我想跳槽。特长啊,我会空中劈叉算吗?

好吧那算了。结果我摸了摸头,鸭,似乎哪里秃了一块呢。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沙雕产物。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啾啾。

【刀剑乱舞乙女向】咕!

#ooc现场
#老梗了
#有堀川和冲田组。
#短小

















go?
















堀川国广

躺在床上睡觉的你忽然一个翻身摔床下面了。“卧槽好疼……”你扶着头缓缓坐起来。
“那个……您还好吗?”
“……?”你抬起头,一个穿着粉色围裙的猫耳少年出现在你面前。
wht???
“果然呢……主人您还是小心一点吧……总这样冒冒失失的可不好哦。”于是你见到面前的堀川国广蹲下来轻轻的揉了揉你的头。
桥豆麻袋!
我家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小天使了???等等我的猫呢???
“那个……你知道我的猫跑哪去了吗?还有……你是谁啊???”
“啊……您看起来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呢,我就是您的猫哦。”堀川国广看见你的反应似乎是在意料之中。

等等,不是说好了建国以后不能成精吗???




【“不过……饭菜已经做好了哦,再这样下去的话会凉的主人。”
“围裙吗?真是抱歉呢擅自就拿了……”】






加州清光

啊……真软,我家的主子可真软啊……。不过手感忽然有点不一样了。
“唔……主人~”
正当你准备抱起自家的猫就狂吸一口的时候,感觉到什么东西一直往你的怀里钻。
眼睛微微迷开一条缝,注意到似乎有一个黑色的小脑袋。
等等?
这好像不是我家的猫。
“主人?”瞥见怀里的人的猫耳抖了抖,忽然抬起头看你,红色的眸子里还带着一些朦胧的水气,话尾不禁上扬,有些撒娇的意味。
噢,这是天堂吗?
……不对我不认识他。他是怎么来的???
不行我可能还没醒。你一个激灵翻身下床打算去洗个脸清醒点,谁知道自己的衣角忽然被后面的人扯住了。
有些僵硬的转过头去看人,见人一只手死死的拉住你的衣角,另一只手揉揉自己的眼睛,嘴巴一张一合的有些口齿不清的道。

【“早上好主人……”
“新的一天也要好好的宠爱我哦~”】




大和守安定

在家里看电视的你,一本正经的按着遥控器躺在床上像一只无法翻身的咸鱼。
噢……肚子好痛……妈妈的姐姐你怎么这么过分……安定怎么还没上来……迷路了吗?
20分钟前。
你把你家昨天刚化形的主子叫下去给你买某巾了,原因你躺在床上肚子上放着热水袋,表情灰暗,痛不欲生(?)。
……
下去看看吧……要是他真的迷路了怎么办……。

于是你尝试一个咸鱼打挺缓缓从床上爬了起来,拿起钥匙就往门口走去,手准备扭动把手忽然门被打开了。
于是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见到我了吗,小猫咪?”上方传来的是他带着笑意的声音。】





咕咕咕第一次写刀乱乙女
然后妈妈的姐姐真的好痛啊我天……呜呜。
感谢看到这里的里!抱紧紧乐。

嗝er。自己生日快乐一下。然后我的相机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天啊……。

我觉得ふわふわ这首歌写双符好合适诶……有同好去听听么。